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寄情于心

云心自在山山去,何处灵山不是归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过去的一页,能不翻就不要翻,抖落了灰尘会迷了双眼。 时光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,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去相信神话 当明天变成了今天成为了昨天,最后成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,我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时间推着向前走,这不是静止火车里,与相邻列车交错时,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,而是我们真实的在成长,在这件事里成了另一个自己。 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,什么都可以接受。相反,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,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,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。而后,做一个纯简的人!

女人泪 (五)你把我锁屋里吧  

2011-08-30 16:59:30|  分类: 小说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女人泪 (5)你把我锁屋里吧

女人泪 (五)你把我锁屋里,我不去奶奶家 - 寄情于心 - 淡若轻风

 

    两间小草屋,屋内两张坯凳床和两床棉被,外加四张小木凳和一张小方桌组成了一个家,门上贴上了大红的喜子,这就是新房。当邻里张罗着把挂鞭放响时,娴穿着一件小紫花袄,脚蹬一双绿绸子绣花鞋,头顶了一方红丝巾被嫂子辈的搀着走进了新房!当新郎官栓子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的时侯,已是上灯十分。他回到洞房,轻轻走到新娘跟前,慢慢揭开妻子的头巾,那明眸善睐,似十五的月亮;那弯细眉,似嬝袲的柳叶;那粉红脸颊,似三月的桃花;那艳红的小口,似刚下树的樱桃,可人甜蜜。把个栓子喜的呀一下子就把新媳妇抱起来了!娴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,个头不高也不矮,身材不胖也不瘦,双眼皮  ,大眼睛,四方脸,白净子,在外贸上班的,没有晒的像粧家人那么黑,心生喜欢,放牛娃出身的栓子,心想三姨妈没骗她。可也没说啥话,因为她此时还在想着她的张三,她的孩子们。栓子看出了她的心思,安慰说:“你放心,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会对他们好的!”“听三姨妈说,你是好人,我才走这一步,我不求别 的,只要对孩子们好,我就知足了!"栓子再次向她保证!又说:“能去城里当工人,都是政府的照顾。我解放前给地主放牛割草,讨过饭,啥苦都吃过, 因为穷,连个媳妇都讨不来,你能嫁给我,是我前世修来的福  我生生世世对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二心的!

   幸福是什么?她是万贯家产,也可以是一杯开水!她是山盟海誓,也可以是一句承诺!娴那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!因为她找到了依靠,找到了幸福,她的孩子有了完整的家!

      就这样娴在这个新家安心地过起了日子,小夫妻温存了几天后,丈夫要去城里上班,娴也要去工地干活,孩子就有栓子妈带,老太太人心底倒也善良,就是脾气坏,嗓门大,不许孩子哭,一哭就吼。常把孩子吓的尿裤子。有一次饭后,娴又要出工,抱起一岁多的女儿真真往婆母处送,孩子哭着求妈妈别把她送奶奶家,望着女儿满脸的泪,鼻涕也流进嘴里,一边擦一边哄,总算哄不哭了,又送去了。娴想,可能是认生,时间长了就好了。就这样,送一次  哭一次,哭一次哄一次,工是不能耽搁的,否则,没饭吃,吃食堂非要出工不可!好在儿子还在外婆家,要是俩个孩子一起哭该咋办啊!

   有天上午,娴有点晕,提前回到家去接女儿,走到西院就听到是真真在哭,边哭边喊“奶奶,饿!”可婆子仍听而不闻,视而不见!一心纺棉。可能是没得吃,也可能是老太太没顾得上去拿,更可能是老太太压根就没去理会,任由孩子哭闹,急着干活。因为一家大小六七口人的穿戴都有她去张罗,所以忙起来可想而知,加上真真也不是儿子的骨血,不很心疼会有可能的吧!

 新来的娴本来就面善心软,也不会说啥,也不想说啥,万一说话不当,惹老太太生气,丈夫回来不好交待,往后咋送孩子来啊,所以就悄没声的把真真抱在怀里,对老太说:“妈  ,我把真真抱走了!”。老太太眼皮翻了一下,“嗯!”了一声接着纺她的棉花。

  中餐时间到了,真真听话地坐在小凳上等妈妈去食堂打饭吃,这是59年的冬天,天阴冷阴冷,刮着刺骨的东北风,饭堂墙外一角背风处,一个一岁多点的小女孩在安安静静的等一个大人,那个大人会给她拿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,她可饿了,饿了,奶奶坏,不给吃的  !妈妈好,妈妈会给我盛饭喝!不一会儿,娴左手端着一小碗饭,右手拿了一个馍,说是饭,那是能照出人影的稀面汤。说是馍,那是用麸糠搀杂蒸的团团!看到妈妈来了,真真两个小腿踢腾着叫“妈妈,妈妈......”

“乖!吃饭了!”

 娴先把馍给真真吃,自己喝最稀的汤,把澄出来的稠底给真真喝!不一会,娘俩吃完了饭,娴又要出工了,商量着送女儿去奶奶家,这次,真真没哭,却很乖地看着妈妈,

“真真乖,去奶奶家喽!”

"妈妈,我乖!”

“好孩子!”

“还哭吗?”

“不哭!”

“好!”

“走了!”

“不!”

“又不听话了吗?”

“听话!”

“那咋不走啊!”

“怕!”

“怕啥啊!”

“奶奶恶!”

“又不吃你!”

“不吗!”

“你要一个人在家,狼会来吃你的!”

“你把我锁屋里好吗?我不哭!狼就不会来了”

     孩子真的没哭,可娴哭了,眼睛都哭红了,为什么,她心里疼啊!哎!实指望嫁个好人家有人疼孩子,可如今却......娴的泪又来了,女人啊!在做难的时候,最好的倾吐就是流泪,那泪不是想让她流,而是她要流,娴也是这样,她不能自已!第二天,栓子歇班,从城里回来,把儿子也从外婆家接回来了,一家四口总算过了一天快活日子,俩人合计着孩子的事:说到让儿子回来带也不行,儿子才5岁,自己还要闹人哩!说到送托儿所也不行,太小难照顾,人家不收!说到全送外婆家,更不行,70 多岁的老人了,身体又不好,还有孙子,还要纺花缝补浆洗一家人的杂事够忙活了,那咋办啊?说到最后还是送到奶奶家,一直到了两岁能去幼儿园了。这才送到幼儿园。

   奶奶确是有些偏心眼,待小儿子家的孩子要亲些,时间长了,娴也心生郁闷,尽管丈夫爱孩子,但没在家,也不能说母亲,他是个大孝子,从来没有和母亲红过脸,为此,娴是哑吧吃黄脸,有苦难言,暗生婆婆的气,也纠结于丈夫,一来二去生气是免不了的!好在丈夫人心底好,勤快,就将就着过吧!

  谁知有一天,终于祸从口出!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

女人的伤悲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